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区域差异实证分析

   以成渝经济区8所高职院校为例,对人才培养质量差异进行实证分析发现,成渝经济区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存在明显的差异和不均衡现象。对此,应进一步完善人才培养质量报告制度,组建高职教育战略联盟,优化职教资源配置,实施区域倾斜政策。 
  关键词 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区域差异;主成分分析 
  中图分类号 G718.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8-3219(213)19-23-5 
  一、研究背景和现实意义 
  首先,本研究吻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出的“强化职业教育资源统筹协调和综合利用,推进城乡、区域合作”政策背景。我国高职教育历经3余年的发展,已由“举旗起步、确认法律地位”,“规模扩张、定位发展方向”的粗放增量阶段,上升到“示范引领、全面升质量”的集约质阶段。质不是简单地自我升,还应兼顾整体的均衡发展。从近年来世界各国职业教育政策的制定与发展趋势来看,其已将重心放在高教育质量和强化教育公平这两个中心支点上1。我国实现惠及全民的公平教育,必须加强城乡、区域的职业教育统筹,千方百计缩小各职业院校人才培养质量的差距。 
  其次,本研究有助于人们对不同地区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进行比较。212年5月2日,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率先向社会公布了“211年度人才培养质量报告”,这既是高职院校办学者、管理者与教学者梳理过去、厘清现状、展望未来的一种努力与尝试,也是增强职业教育社会吸引力的一扇窗户。截至213年1月,全国已有29个省市自治区的473所高职院校披露其212年度人才培养质量报告,但缺乏对人才培养质量的区域比较和差异分析。美国公立大学和上市公司一样,每年都会发布自己的“绩效报告”(Performance Report),以此为学生、家长和雇主在做出有关选择时供参考,在越来越激烈的政府经费争夺中占得先机2。 
  第三,本研究有利于缩小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的区域差距,升职教主动服务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能力。高职教育是推动经济发展、促进就业、改善民生、解决“三农”问题的重途径,是缓解劳动力供求结构矛盾的关键环节3。近年来,国务院先后批复了长三角、珠三角、广西北部湾、成渝等经济区规划1余个,有些省市亦尝试成立跨区域的职教联盟(集团),如中国食品药品职教联盟、武汉城市圈高职教育联盟、武陵山职教集团等。高职教育发挥服务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功能,需加强政校企行合作、促进校际互动联动,需在个体差异的基础上求同存异、以长补短。成渝经济区既是国家级经济区,又作为城乡统筹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必须统筹推进教育综合改革,促进职业教育区域协作。 
  二、指标、样本和数据的选择 
  (一)人才培养质量指标体系 
  借鉴《美国高校绩效报告》和麦可思研究院《高校人才培养质量年度报告设计建议》的经验,本文共设计了2个二级指标和11个三级指标,其中第一个二级指标为人才培养过程质量指标,由4个三级指标构成;第二个二级指标为人才培养结果质量指标,由7个三级指标构成。各指标名称、单位和表示方法见表1。 
  表1 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指标体系 
  注a=校内实训基地使用人时/高职在校生人数,b=(校外实习基地接受实习学生人次+顶岗实习人次)/在校高职生人数,c=∑毕业生就业量最大的前5位职业学生数%,d=∑毕业生就业量最大的前5位行业学生数%,e=毕业生在学校所在地就业%。 
  (二)人才培养质量区域差异指标 
  现有区域差异的分析方法基本上是从发展经济学关于收入分配的差异分析方法中移植过来的4。使用比较普遍的方法是计算标准差、极差、变异系数等,分别测量绝对差异和相对差异。由于样本均值不同,本文采用相对差异的极差率和变异系数两个指标进行计算。 
  (1)极差率R反映区域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差异的极端情况。 
  R=zmax/zmin,其中zmax为指标最大值,zmin为指标最小值。 
  (2)变异系数V表示的是相对分散程度,用来衡量区域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的相对差异。 
  V=,其中i=1,2,3…N,zi为各指标值。 
  (三)样本和数据来源 
  实证研究必须拥有科学有效的样本和可靠统一的数据来源,本文以各院校“人才培养工作状态数据采集平台”为基础,对中国高职高专网“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年度报告专栏”已公布的重庆市12所、四川省27所“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212年度报告”进行整理,依据已构建的指标体系,剔除缺失数据、统计口径和指标体系不同的年度报告,形成了包括成都职院、泸州职院、绵阳职院、四川工程职院、四川交通职院、重庆电力高专、重庆工业职院、重庆城管职院等8所高职院校的典型样本。其中,国家示范高职4所(四川3所、重庆1所)、国家骨干高职3所(四川1所、重庆2所)、省级示范高职1所(四川1所、重庆所),样本的总体水平较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说服力。各指标数据见表2。 
  表2 各观测指标值 
  数据来源根据各高职院校“人才培养工作状态数据采集平台”、《人才培养质量212年度报告》以及中国高职高专教育网(http//61.164.87.131/web/rcpy/index.aspx)数据计算整理而来。 
  三、实证过程和结果 
  (一)相对差异指标分析 
  从表3的极差率R来看,四川省在指标Y7、X3上显著高于重庆,显示区域间毕业生创业比例和校内实践条件的极端差异很大,参差不齐的现象非常严重。其他9项指标的偏离程度则较为平缓,其中X1、X2、Y1、Y3、Y4、Y5、Y6等7项指标四川高于重庆,X4、Y2等2项指标重庆则高于四川,表明四川高职院校在核心课程教学、毕业生就业率、职业资格证获取以及对职业、行业、地区的人才贡献等方面有待均衡发展,重庆高职院校在校外实践条件、毕业生收入等方面有待齐头并进。从变异系数来看,指标X1、X2、X3、Y3四川较大幅度高于重庆,显示四川各院校在核心课程教学、校内实践条件和职业资格证获取等方面差距较大;指标Y1、Y4、Y5、Y6四川高于重庆,指标X4、Y2、Y7则相反,表明各院校人才培养结果质量存在不均衡现象,仅从样本来看,四川的差异化现象高于重庆,校际交流、合作互动有待进一步推进。
  表3 相对差异指标计算 
  (二)相关关系分析 
  采用IBM SPSS Statistics 19.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然后计算相关系数矩阵。根据皮尔逊相关系数的含义,相关系数|r|>.8表示相关性极高,.6<|r|<.8表示相关性高,|r|<.6表示相关性普通和低。由表4可知,人才培养过程质量指标X1、X2与人才培养结果质量指标Y3、Y5、Y6间存在极高或高的相关关系,表明核心课程教学对部分结果质量的改进发挥了作用,但只对“主行业的人才贡献”有正向作用,对“获得职业资格证书的比例”和“对本地区的人才贡献”却是负的作用,可见核心课程教学不能仅仅围绕行业就业岗位展开,还应嵌入职业资格证书和地方经济文化志等方面课程。同时,过程质量指标X3、X4与7个结果质量指标的相关关系却不明显或很低,意味着样本院校的实习实训条件还未能有效促进结果质量的改进。另外,X1与X2、Y4与Y5存在显著的正促进关系,应加强引导;而Y3对Y4、Y5则有着明显的反作用,即获取职业资格证书比例越高,毕业生对主职业、行业的人才贡献越低。    表4 相关关系分析    注++表示正相关性极高,+表示正相关性高,--表示负相关性极高,-表示负相关性高。    (三)主成分分析    表5 方差分解主成分取和初始因子载荷矩阵    通过方差分解主成分取分析,如表5所示,前4个主成分的累计贡献率达到92.98%,而后7个主成分的累计贡献率仅为7.2%,因此取4个主成分。对取的4个主成分建立初始因子载荷矩阵可知,X1、X2、Y3、Y4、Y5、Y6、Y7在第一主成分(反映核心课程教学、职业资格证获取和人才贡献信息)上有较高载荷,X4、Y1在第二主成分(反映校外实践条件与就业率信息)上有较高载荷,Y2在第三主成分(反映月收入信息)上有较高载荷,X3在第四主成分(反映校内实践条件信息)上有较高载荷,取4个主成分可以基本反映全部指标的信息,因此决定用它们来替代原来的11个指标。    将初始因子载荷矩阵除以主成分相对应的特征值开平方根,即可得到主成分中每个指标所对应的系数,得到的主成分表达式为    以每个主成分所对应的特征值占所取主成分总的特征值之和的比例作为权重计算主成分综合模型    根据主成分表达式及主成分综合模型,即可计算F1、F2、F3、F4和F的分值,并进行排序,见表6。    表6 各主成分分值及排名    从主成分综合得分F来看,8所院校人才培养质量有4个正分(合格)、4个负分(不合格),最高2.237分为绵阳职院,最低-1.516分为重庆城管职院,呈典型的“两头尖中间长”的“橄榄球”形。质量合格的4所院校得分差异很大,在分值和排名上四川领先于重庆;质量不合格院校共4所,重庆占2所,且排名居后,表明重庆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亟需高。另外,根据产品质量等级品率计算公式,把得分高于1的确定为优等品(α1=1),得分.5~1的为一等品(α2=.8),~.5分的则为合格品(α3=.6),计算得出质量等级品率G=75%,说明样本总体处在合格水平与一等品水平的爬升区间,亟需根据顾客(教育需求者)求进行生产(人才培养)调整,把质升位作为紧任务。    从各主成分得分来看,四川高职院校在第二主成分F2上得分居前4位,表明他们在校外实践条件与就业方面拥有绝对优势;在第三主成分F3上得分普遍较高,反映他们在毕业生月收入方面有相对优势。而重庆高职院校在第一主成分F1和第四主成分F4上得分比较平均,排名较为居中,说明他们在改善校内实践条件方面有较大进步,进而在核心课程教学、职业资格证获取以及对职业、行业、地区人才贡献等方面有了较大升。需注意的是,四个主成分中第一主成分负分最多,出现了5所院校不合格的局面,未来两地院校在实践改革中应重点关注,加快突破;同时,重庆3所院校在第二主成分上集体负分,且占据了排行榜的后两位,说明在校外实践条件和就业方面应引起重庆高职院校足够的重视。    四、结论和建议    从前述分析来看,成渝经济区8所高职院校人才培养质量存在较明显的极端差异和不均衡现象。过程质量指标显示,四川省在核心课程教学、校内实践条件方面落后于重庆,在校外实践条件上优于重庆;结果质量指标显示,重庆在毕业生就业率和半年后月收入方面落后于四川,在职业资格证获取以及对职业、行业、地区人才贡献方面优于四川。鉴于此,可从以下三方面加快改革。    (一)进一步完善人才培养质量报告制度    发布质量报告作为高职教育人才培养信息披露制度,是保障教育受益人、接受社会公众监督而依照有关规定必须向教育行政部门报告,并向社会公开或公告,以便使教育受益人充分了解教育质量情况的制度。人才培养质量报告既是必的,又是必需的。既在披露内容、指标体系、数据准确性等方面进行优化,实行标准化系统管理,还应建立质量报告考核制度、绩效问责制度,划分质量等级,加强人才培养水平的监测和预警,发布地区性人才培养质量报告、问责报告、年度白皮书、蓝皮书等,丰富人才培养质量报告内容和形式,健全信息披露制度。    (二)组建成渝经济区高职教育战略联盟    高等教育合作与组建战略联盟由来已久,美国1925年就成立了克莱蒙特大学联盟,到了2世纪5年代哈佛大学等共同组建了“常青藤盟校”。29年6月宁波职院、杭州职院和温州职院组成“杭宁温高职院校联盟”,开创了高职院校“校际联盟”的先河。成渝经济区不仅具有地域毗连、经济一体的优势,还拥有政校企合作、校际联盟的渊源历史和经验5。通过组建高职教育战略联盟,可以突破现有教育行政区划界限,发挥合作体的集聚效应,引导资源的跨区域合理流动,实现资源交换、资源整合、资源节约、资源优化,促进区域内高职教育的立体化网络化发展。   (三)优化职教资源配置,实施区域倾斜政策    首先,在以政府为主渠道的高职教育财政供给制度下,建立教育投入问责制度,以刚性制度考核高职院校人才培养工作绩效,进而分配教育经费。其次,进一步优化校际资源配置,以创新职教集团工作机制为动力,发挥高职院校在职教资源配置中的“主体、主动”作用。第三,借助校企合作平台,吸引企业参与学校办学,在利益共同点上谋求合作,呼吁校企合作地方立法。对于社会需且人才紧缺、面向艰苦行业、服务“三农”的高职院校及其相关专业,在政策导向、经费拨付、专项扶持等方面予以倾斜。加强区域职教资源配置的合理引导,深入推进合作帮扶、对口支援制度。    参考文献    1张耀嵩.国外高职教育质量评价与保障机制比较研究J.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学报,21(4)36-39.    2美国高校年度问责报告——以加州大学《年度问责报告》为例R.麦可思研究,212-3-1.    3王伟.职业教育对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贡献的实证研究——以重庆为例J.现代教育管理,212(2)25-28.    4郭书君.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发展过程中的差异特征分析及政策仿真研究(1996~22年)D.厦门厦门大学,26.    5王伟.关于成渝经济区组建高职教育战略联盟的思考J.四川经济管理学院学报,21(4)7-9.    Empirical Analysis on the Regional Difference of Talent Cultivation Quality of Higher Vocational Schools    ——The Case of 8 Higher Vocational Schools in Chengyu Economic Zone    WAMG Wei    (Chongqing Financial Vocational College, Yongchuan Chongqing 4216, China)    Abstract Empirical analysis on the regional difference of talent cultivation quality taking 8 higher vocational schools in Chengyu economic zone as the case shows that there exist marked difference and imbalance in the talent cultivation quality of higher vocational schools. The suggestions are to further optimize the report system for talent cultivation quality, to organize strategic alliance of higher vocational schools, to optimize resources allocation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o implement regional specific support policy.    Key words higher vocational schools; talent cultivation quality; regional difference; main component analysis    收稿日期213-5-18    作者简介王 伟(1984- ),男,湖北黄冈人,重庆财经职业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职业教育经济。    基金项目重庆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12年度高校教育科研重点课题《重庆高职教育质量评价研究——基于校企合作绩效分析视角》(212-GX-13),主持人王伟;212年重庆市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项目《高职院校金融专业‘教学经营’一体化人才培养模式研究与实践》(123178),主持人王伟。